“田园文化”全球复兴“玉溪(田园)”品牌文化解读之二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9-14 22:22

         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向世界展示了一幅“田园图画”,曾执导《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丹尼·博伊尔的开幕式创意来自于莎士比亚名剧《暴风雨》的启发,讲述了一片土地从后工业化时期复苏的故事。在许多英国学者的眼中,英格兰的乡村,以某种方式表现了这个国家的所有“高贵”和“永恒的”东西,他们更喜欢把乡村及其文明的享受而非工业城市和全部产品,看作是英国留给现代生活的遗产。

  人工的云彩、巨大的水车、慵懒的牛羊、传统的英伦服装,丹尼·博伊尔在“伦敦碗”为全世界观众还原了一出充满韵味的英式田园风光

  “若使薄田耕不熟,添个新生黄犊。闲来也教儿孙,读书不为功名。种竹、浇花、酿酒;世家闭户先生。”在距离英国遥远的东方中国,“享受简朴的田园生活并能和谐地与世无争”除却英国人追求的永恒,更成为一种人生哲学。林语堂说,老子的道家哲学常常与遁世绝俗,幽隐山林,陶性养生思想不可分离。中国文化最迷人的特性即田野风的生活、艺术与文学。

  当田园风潮席卷全球,两种不同社会进程下孕育出的“田园文化”纷纷焕发新的生机,滋养着现代工业社会中“文明人”其内心深处的传统与优雅、浪漫与幻想。

  (四斤/文)

  解读“田园文化”之一

  逃离办公室 回到自然去

  “我曾经经历许多,终于明白什么是幸福、恬静的隐居,做些简单有用的善事,一份有意义的工作,然后休息,享受自然、读书、听音乐、爱周围的人……”这是著名电影《荒野生存》(Into The Wild)里主人公的一句台词,更是工业化、全球化、信息化浪潮席卷下许多都市人的内心独白。我们总在往前的追逐中忘记前行的初衷,忘记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猛然清醒,然后选择离开,选择回到自然去。

  19世纪三四十年代,一批法国青年画家因不满七月王朝统治下的城市生活和僵化的学院派主流,离开巴黎,陆续来到巴比松田园一带作画,有的还定居于此,慢慢形成了一个以描绘具有民族特色的法国农村风景为旨趣的画派——巴比松画派,也叫枫丹白露画派。这些画家有着对大自然共同的爱好,主张在舒缓、自然的光色条件下通过实地的对景写生来创作,而不是在室内闭门造车,凭空臆造风景,这无疑接受了卢梭“回到自然去”思想的启发,也期望在不断翻滚的工业化进程中寻到一块安宁的乐土。

  以“回归自然”为主题的法国巴比松画派在枫丹白露庄园得以孕育

  随着经济全球化迅猛推进,“回到自然去”成为今天越来越多人的选择。在云南大理的一个小渔村“双廊”,如今正被众多来自“北上广”的离职白领们变为真正的生活现实。他们放下昔日都市生活的喧嚣、繁忙、疲惫、疏离与妥协,在洱海边依水而居,享受自己建盖房屋的乐趣,与父母妻子儿女相伴,与大山大水相对,看山看海看云,过着自己梦想了许久的恬静生活。2年前,昔日在上海从事房地产和金融行业的高管丁磊对重复工作带来的厌恶感已到了无法妥协的地步,便在姐姐的建议下奔赴双廊,租地,建房,开始面朝大海的田园生活。在这方山水间,他“可以安静下来思考一些最初衷的问题,再也不用焦虑明天要发生或未发生的事”,从坚信“在上海滩有什么不是抢回来”蜕变为“在双廊,生活和钱多钱少没关系”。


本文永久链接:http://edu.weuq.cn/c/i/15481621.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